沙托夫之死.

Keep drivin'.

《绅士交往法则》(玹昀)

   一个点梗,看看就好。清水无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 不做无意义的事,保持风度与教养,保持半臂距离,不与人虚与委蛇,不偏袒任何人——以及禁止办公室恋情。

   郑闰伍一直将这些奉为圭臬。

   这些准则让他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绅士,同事们称之为“绅士交往法则”。

   公司招了新的职员,据说面试当天直接靠着惊人的脸蛋通过,成为了公司的“外派人员”。

   “下三滥的美人计。”郑闰伍皱了皱眉,发表了对这件事情的否定看法。

   新职员报道那天,公司里所有女性都特地打扮了一番,想抓住这次机会被幸运之神眷顾。能够刷过面试的脸蛋确实没有让人失望。眼睛细长而不狭小,上挑的眼尾藏着一丝勾人的媚,瞳孔却又干净澄澈得让人生不出一丝杂念。鼻梁像是被精密仪器打造般的完美,轮廓优美得像是维也纳的低吟。他说,他叫董思成。

   对于好看到没有实感的脸蛋,当天引发的轰动不亚于郑闰伍被提拔为人事部经理那天。郑闰伍从两年前进入公司开始,便凭借着惊人的业绩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职员登上了现下的高度。对于分进自己部门的这位“外派人员”,郑闰伍本能地产生了一种抗拒。

   他不喜欢麻烦。









   董思成是刷脸进的公司。

   面试官并没有认真审查他的简历,只是在看到他后跟身边的人讨论了一下,随便问了几个与工作无关的内容便点点头让他回去等待消息了。对于过分轻率的决定,董思成感到很不满意。他并不喜欢这种被当做花瓶的感觉。

   报道当天,他接收到了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视线,被当做动物观赏的感觉并不好。他挪开视线看向别处,被站在打印机前的郑闰伍吸引了目光。

   同事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了然地拍拍他的肩膀,告诉他这是他们的经理,凭着难以模仿的绅士风度闻名。他有一套绅士交往法则,其中最出名的一条便是不谈办公室恋情。

   董思成挑了下眉毛,好奇地多看了几眼。郑闰伍的气质的确很出众,言行举止都十分得体,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。

   要是我也这么完美就好了。他心想。









   晚上的迎新会跟往年一样平淡,嘈杂的人群与混合着油烟气息的香水味让郑闰伍感到了极度不适。他借口抽烟,离开了饭店透气。

   “郑闰伍前辈?”郑闰伍按住打火机的手一滞,回头看向声音来源。来人是有些犹豫的董思成。

   “你出来做什么?”郑闰伍低头摘掉叼在嘴上的烟,摸出烟盒准备塞回去。注意到自己语气的不当,他又补充了一句。“迎新会的主角是你。”

   “嗯..出来透透气。”董思成抿着嘴笑了一下,眼里透着街边路灯暖黄色的光。“里面太闷了,有点不舒服。”

   郑闰伍抬头,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。董思成身上的气息很干净,没有在职场摸爬滚打出来的油滑与狡诈,似乎一眼就能看穿。

   “前辈很厉害。”董思成没头没脑地说。

   郑闰伍愣了一下,抬头看向董思成。眼前的少年心里藏不住事,眼中的失落一览无余。

  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 “前辈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了,我很佩服您。”

   “..要是能像哥一样有能力就好了。”他转身面朝饭店对面的人工湖,湖风扫着他的发梢,露出了刘海下漂亮的丹凤眼 眼睫毛上铺着细碎的光,随着睫毛的形状完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   郑闰伍发现自己好像没那么讨厌他。

   “那就好好干,证明自己就好了。”

   “不用喊我哥,我们同岁——按你递上来的履历信息看,我们是同岁的。”郑闰伍说。

   “那我们是朋友吗?”董思成扬了扬眉梢,看向对方的眼睛里带上了一丝笑意。“我可以跟你交换联系方式吗?”

   郑闰伍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,却又莫名地不想因为对方失落的神情产生负罪感。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接过了对方的手机按下一串号码拨通。

   “这是我的私人号码,不过非必要情况,请不要找我。”









   董思成有点怕郑闰伍,准确的说,是敬畏。

   他很严格,对自己的言行举止保持着不可僭越的分寸,在工作方面也是出奇的苛刻,因此董思成的工作报告被驳回了很多次。

   虽然是同岁,但董思成在他的面前还是会不自觉地用上敬语,遇到对方时也会低头看着地板走。郑闰伍个子很高,身上透着的严肃的气质让他有些惧怕。

   “完全不可能做朋友啊..”董思成靠在办公椅上转了个圈,撇着嘴嘟囔了一句。

  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他走进卫生间拿出手机,一条信息弹了出来。

   “郑前辈:晚上去喝一杯吧。”











  郑闰伍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  他察觉到了董思成对自己的躲闪与小心翼翼,本来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一件值得放在心上的事,但他总会不自觉地想起董思成的那句话。

   “那我们是朋友吗?”

   唉,是啊。郑闰伍叹了口气,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消息。

   “晚上去喝一杯吧。”别那么怕我。











   董思成下班后站在公司楼下等他,远远地看到了从楼梯里走出来的郑闰伍。紫灰色的头发梳成了三七分,西装和领带颜色一致,走近后可以看到相匹配的暗纹。

   嗯,很帅。董思成在心里竖了个大拇指。

   “走吧。”郑闰伍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停下来等他。董思成小跑了两步,凑到他的身旁并排走。

   “嗯。”









   郑在玹一出电梯就看到了玻璃门外的董思成。头发尽数往后梳,纯黑色的西装润化了他的气质,显得更加有质感。经过他的路人十有八九都会被他吸引,不住地回头偷看他。

   他确实长得不赖。郑闰伍在心里悄悄认证。

   看着小声议论着的激动的路人,郑闰伍莫名地有些不舒服,因此在走到他身边叫他时也没有停下来等他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高兴。









   因为郑闰伍觉得他的气质太干净了,去美式酒吧也许不适合他,于是便带他去了公司附近的一家清吧。因为要喝酒,郑闰伍并没有开车。一路上,郑闰伍都特意站在了人行道外侧。

   郑闰伍带着董思成在角落的卡座坐下,老板熟络地凑上来搭话,并表达了对于郑闰伍带了人这件事的惊讶。郑闰伍要了一打啤酒,不动声色地打发走了老板。

   “你看起来和老板很熟。”董思成问。“你平时都是一个人来吗?”

   “嗯,一般不约人一起。”郑闰伍说。

   “是吗,那我真荣幸。”董思成笑了一下,眼尾又上扬了几分。酒吧的灯光很昏暗,可他的眼睛却亮得像是装进了星星。郑闰伍无法挪开视线,心跳突然跳漏了一拍,并开始不停地加速。感觉有点不妙。他心想。

   微醺的董思成话多了不少,也没有像刚来时那样拘谨。他讲了很多,在提及游戏时,他的眼里又多了几分神采,分明是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。

   “我打游戏很厉害的。”他得意地扬了扬眉,撑着下巴将上身往前倾。“以后我可以带你。”

   他挨得很近,近到郑闰伍可以细数他长而卷翘的睫毛。郑闰伍稍稍往后退了一点,朝着面前笑得灿烂的董思成点了点头。

   只是几瓶啤酒下肚,董思成便醉倒了。

   看着趴在桌子上熟睡的董思成,郑闰伍忍不住低头凑近了观察。董思成的耳朵尖尖的,醉酒后透着淡淡的粉色,像森林里的小精灵一样。郑闰伍鬼使神差地伸手碰了一下,回神后慌忙地将触电了的食指缩了回来。

   “你在做什么啊..”郑闰伍懊恼地嘟囔了一句,指尖被淡淡的粉色染上。一定是喝多了的缘故。他摸着发烫的耳朵心想。









   董思成是在自己的出租屋里醒来的。合租的室友告诉他,昨晚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把他背回来的。他茫然了一瞬,想起了昨晚和郑闰伍出去喝酒的事情。他心里咯噔一下,急忙打开手机准备道歉,却看到了两条未读消息。

   “郑前辈:你酒量太差了,下次跟别人出去喝酒要注意安全,别喝醉了。”

   “郑前辈:你的极限大概是三瓶啤酒。”

   丢死人了..。董思成挠了挠后脑勺,耳朵上的红色传染给了指尖,在阳光下透着粉色的光。









   公司的李东淑在有意无意地接近董思成。李东淑长得不赖,两个人站在一起十分登对。她总是会“不经意间”在茶水间与董思成偶遇,并自然而然地与对方攀谈。有时两个人的距离很近,几乎快挨在了一起。

   郑闰伍莫名觉得笑着注视着别人的董思成让他有些不爽。

   他走进茶水间,旁若无人的拉起董思成出门,走到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。

   “你不要和她走那么近。”话一出口,两个人都愣住了。董思成的脸轰的一下红了,看着对方那里说不出话。郑闰伍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,脸上的红色蔓延到了脖子根部。他张了张嘴,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 “啊..我的意思是,公司有人传你们的绯闻,这样对你不太好。”他的手抬起来又放下,又抬起来胡乱指了一个方向,脸耳尖上都带着薄薄的红。

  “我..我先走了。”他迈着大步离开,留下了在原地愣着的董思成。

   怎么办,超速了。董思成摸了摸胸口,低头看向怦怦乱跳的心脏,又用双手捧着发烫的脸。他满脑子里只有那句“你不许和他说话”,就连同事叫了他好几声,他都没有听见。

   这是怎么回事?他茫然的想。









   郑闰伍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上他了。

   他将董思成约到天台见面,严肃地看着刚吃完一块奶油蛋糕的董思成。

   “你知道我为什么约你出来吗?”

   董思成呆滞了一瞬,茫然地摇了摇头。

   “虽然我也不确定,但是我好像是..嗯..喜欢上你了。”郑闰伍略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左手的金属腕表,抬眼认真地看着董思成。

   董思成的脸刷的红了,看着认真而略微害羞的郑闰伍,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大到能被清楚地听见。

  “我..我不知道..”董思成支支吾吾地说,眼睛盯着脚尖不敢到处乱瞟。

   郑闰伍迟疑了一瞬,捧起对方的脸,语气里带着一丝试探。

   “那我帮你检验一下吧。”

   郑闰伍低头,一个吻轻轻印在了董思成的嘴唇上。偌大的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,安静得能听到两个人加速的心跳声。董思成迟疑了一瞬,伸手抱住了郑闰伍。

   是奶油味的。郑闰伍心想。









   确定关系后的那天晚上,两个人都失眠了。

   所以第二天董思成一大早在公司楼下遇到正在等电梯的郑闰伍时,两个人都愣了一下。

   董思成扭头看向别处,不让对方看到自己通红的脸。他盯着不断减少的楼层数,紧张得不知道该做什么。周围再无他人。

   电梯门打开时,董思成被蒙住眼睛拉进电梯,嘴唇贴上了一个温热的东西。郑闰伍将董思成卡在电梯角落接吻,直到电梯到达指定楼层才分开。

   郑闰伍看着他笑了一下,嘴角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   “早上好。”

   董思成微微喘着气,不满地看着郑闰伍。

   “不是说禁止办公室恋情吗,你所谓的‘绅士交往法则’呢?”

   电梯门再度关上,郑闰伍低头,堵住了董思成还想继续反驳的嘴。良久郑闰伍松开董思成,眼里的笑意快要溢出来。

   “让它见鬼去吧。”

   “..哼。”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完)